您的位置:首页 > 活动讲话
青爱工程共同发起人、办公室副主任李扁与参训老师做青爱理念分享
2015年8月6日 【字体显示:
   
 
 
各位老师:辛苦了!
  我争取用半小时介绍一下青爱工程的理念:
  青爱工程有五个基本理念:长远心、天下志、组织者、中国化、主动性。
  我也和张银俊主任做了交流。她基本认同这个表述,并且认为比过去的版本更加凝练。
 
  第一个理念:长远心。
 
  青爱工程是2006年立项的慈善教育项目。当初是为了解决两个问题:一个是中国学校的性健康教育,一个是中国的公益慈善道路怎么走。
 
  到今年,康晓光教授,给青爱工程做河仁项目的评估。
  他说,“青爱工程响应了重大的、紧迫的、长期的社会问题。”“作为慈善项目,这是一个朝阳项目”。他用“犯其至难、图其至远”评价青爱工程的立项思路及项目设计。
  他说,青爱工程所选的课题、所做的项目设计,以及十年当中所付出的努力,“是其他人想也不敢去想的事情,更别说去做。”他说,很多公益项目,做的是金钱的搬运工。不会去、不敢去触及这么严肃和沉重的社会课题。
  当然,康教授也指出来:在项目总体设计上,青爱工程拿到了95甚至99的高分,但在一些细节上,还有许多需要完善的地方,有的地方只拿到了3、40分。而很多其他慈善项目,做得轰轰烈烈,但只是把3、40分的项目做到了100分。
  他勉励说,青爱虽然还小,就像小鹰在鸡群里,老鸡比你都强。但你终究是鹰。
 
  康晓光在中国公益慈善领域是以严苛著称,却备受尊敬的资深专家,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副理事长、希望工程核心智囊。
  康晓光先生的这个评价,给青爱工程工作团队的领头羊、办公室主任张银俊女士很大的安慰。张银俊听到康晓光的这个评价热泪盈眶,十分感慨。
  因为她在这个项目上折腾十年了。承担得最多,压力最大。
  她有信念是不假,但是专业人士怎么评价也很重要。尤其是在做了系统的调查研究之后的专业评价。
 
  这种长远心,是青爱工程的创立者们、支持者们的一个基本信念、基本姿态。
  在2006年启动仪式上,青爱工程总顾问、全国人大副委员会长许嘉璐先生就要求:不要做水过地皮湿、甚至水过地皮都不湿的事。
  汶川地震之后,青爱工程启动1+1心联行动,共同发起人和形象代言人白岩松一再表态:1+1  心联行动至少做十年。银俊做不动了,还有我。我也能扛几年。
  像我国教育大家,青爱工程领导小组组长,顾明远先生,已经87岁高龄,他持续关心支持青爱工程已经十年了。2011年,青爱工程在大庆举行五年工作总结,他讲,鲁迅先生在1911年,也就是100年以前,就在浙江两级师专讲生理卫生。2014年,他又带头写信给李克强总理,说20世纪30年代,中国民主促进会的创始人之一,周建人先生,就在《妇女》杂志撰文呼吁性教育。
  所以这项工作本来就是历史渊源。周建人是顾明远先生的岳父。鲁迅是他的大岳父。
  民进中央现在的主席是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严隽琪。她也是青爱工程总顾问,民进中央是青爱工程的支持单位。这种支持是一贯的、连续的。
 
  为什么会有这种长远心?
  因为青爱工程选择的课题,是一个真实的社会需求。这种社会需求具有长远性、稳定性,不会今天有,明天没有。不会因为科技的发展,互联网的发达、高铁的发展,过二十年就取消了。
  上个月我在北大参加一个培训,北大的副教务长在开班仪式上,引用外国一个著名专家的说法,他说,过20年,中国的大学都不需要了,只需要留个北大清华,其他的大学都被网络教学取代了,解散了。就像街上的小店,由于网购的发展,很多都没有了。
  实际上,大学的功能不可能只是教学,二十年后,我们再看,是不是大学都取消了,只剩了北大清华?不可能。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人的培养,不但需要知识的灌输,还需要情感情操的养成。
  我们的对象是人。我们要对青少年进行爱的陪伴。这种爱的陪伴,必须要有长远心、要有平常心。
 
  我们很多小屋,最早的是07年成立的,七八年一直陪伴过来。很了解这个长远心。也有很多小屋,我们的陪伴并不到位。因为青爱工程项目本身的发展也并不顺利。它不是政府,不是商业组织,它的生存和发展,靠的是化缘,自身也面临组织建设、能力建设问题。
 
  第二个理念:天下志。
 
  在青爱工程的官方论述当中,青爱工程的使命是对青少年进行爱的教育。她是立足于中国传统文化,对青少年进行全人格的、爱的教育。
  通过与有意愿、有条件的学校合作建立青爱小屋,帮助学校建立进行爱的教育的能力,帮助青少年处理五个层面的关系问题:艾滋病防治教育,处理人与病毒,即是两种生命的关系;性健康教育,处理性别关系;心理健康教育, 处理身心关系;慈善教育,处理人我关系;传统文化教育,处理我和祖先、天地的关系。
 
  在终极意义上,青爱小屋是帮助每个青少年建构其“我”与“天下”的关系:天下兴亡,我的责任。在价值观层面,青爱工程倡导负责任地爱,追求责任精神,讲求责任能力。
  青爱工程的LOGO,就是一个责字(由“中国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工程”当中的“青”字头,与“艾”字,经艺术处理成“责”字)。在操作层面,青爱工程取儒家陈蕃的著名典故,“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所以,小屋和天下,在青爱工程的理念设计当中,是密切关联而且圆融自洽的。此处的“天下”,不是地理,不是物理,而是伦理,是人伦之道。
  这里的“天下”,与中国人自古而有的“天下主义”一脉相承。
  《礼记》便有“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的价值主张。孟子则有“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人文理想。到范仲淹,则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悲悯情怀。到顾亭林,提出了响亮的口号“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顾氏还对“国家”与“天下”做了详细区分,指出“天下”的本质是道德。
 
  世界这个词,是从佛家来的。中国以前只讲“天下”。中国人自古以来,有根深蒂固的“天下情怀”。
  中国古人给人做定义,那就是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礼记·大学》)
  那我们现在的国民教育呢,是以知识教育为中心的西化教育。它只做了两个事:格物、致知。后面的事情就不去弄了: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都不管了。
  青爱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这个事情做完整。以格物、致知为起点,后面还有好多事。
  青爱的起点是艾滋病,根本则不是艾滋病,本质是人格教育。了解艾滋病,只是格物、致知的事。不是了解了就完了。后面还有好多的功课要做,才能够起到预防的作用。
  以知识教育为中心的西化教育不是这样。他们是了解完了以后,就开始享受自由。这和中国传统文化的主张有分歧。
  在中国讲性教育,不但要包括格物致知层面的内容,还要包括诚意正心,以及修身齐家的内容,乃至于治国平天下的内容。
 
  谁能解决人格教育的问题?要立足于传统文化,儒释道。
  儒释道就是教育一个人,从一开始怎么走正道,跟扣纽扣一样,第一个不能扣错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有些人能走到两个环节就不错,做好了,就不会走岔道。现在的问题是,不少青少年走岔道了。
  儒释道的传统文化教育,儒学是核心。
 
  本月8、9号,青爱工程主要负责人到曲阜尼山朝圣。
  返京路上,张银俊主任总结了这次曲阜朝圣之行的收获。
  她说,她最大的收获是八个字:青爱小屋,君子天下。我们做青爱小屋,理念是“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做有信仰、有德性的教育。到了曲阜则进一步感悟到,我们做青爱小屋,实际做的是君子天下:身在小屋,心怀天下;由小屋起步,而为天下苍生求福报。青爱的德性教育、人格教育,实际就是我们中国人的君子教育。做君子,然后方能行端义正,百病百邪不能侵,然后可渐达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实际就是儒家倡导推行、中国人几千年践行不辍的文化信仰。
 
  天下志的意思很丰富,这里再讲一个意思,就是“让天下的人办天下的事”。
  全中国的人,所有的华人,乃至于全球的人,都愿意做好事,都不愿意做坏事。
  但是做好事要有方法,要有机会。如果没有方法,没有机会,这个好事就做不成。青爱工程的使命当中,就提出:促进青少年爱的教育,创建负责任的社会组织,以良好社会影响回馈捐赠人和支持者,使爱和善人人可及。
  怎么样让爱和善人人可及?青爱工程的愿景说了:万间小屋,万方福田。
  青爱工程要给到机会,让全国各地,城市乡村的人们,可以就近种福田。每一个小屋,就是当地的一个慈善工作站,一个社区的基金会,一个志愿者组织。
  我们要建立一个机制,让家长们参与到青爱小屋的建设当中来。
  让政府各部门参与到青爱小屋的建设当中来。这一点在云南盈江已经做得很有苗头了。
 
  这是第二个理念。
 
  第三个理念:组织者。
 
  有人问了,青爱工程,不是中国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工程吗?你不是为着解决艾滋病的问题吗?这个问题在青爱工程看来,逻辑上是清楚的。青爱工程在立项之初就明确提出: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学校是基本面,性教育是主战场。
  前任总书记胡锦涛提出“艾滋病防治是关系我中华民族素质和国家兴亡的大事,各级党政领导需提高认识,动员全社会,从教育入手,立足预防,坚决遏制其蔓延势头。”
  青爱工程用的是慈善的办法,进行社会动员。是从加强学校性教育的角度,从这个教育入手,从这个角度去立足预防。现在看,青爱工程对这个问题的判断至少有十年的提前量。国家权威部门在世界艾滋病日前夕都会公布当年的艾滋疫情。最近两年,新增感染者通过性途径传播的比例,都已经超过90%。
 
  在青爱看来,性教育的本质不是性,而是教育。艾滋病防治,本质也是教育。其他也是一样。那么,教育的本质又是什么?在我们看来,它是一项组织工作。
  中国有60多万所大中小学幼儿园,有近3亿在校儿童青少年,每年有2000万人进入性成熟期。
  所有这些学校,每天都在正常运转。但是运转了几十年,性教育就是上不了车。
  那么,怎么样干预这个体系,是不是教育部发个文就行了?事实上没有这么简单。北师大的刘文利教授统计了一下,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与学校性健康教育相关的文件,包括立法、条例、通知、纲要、标准,如此等等,共有80多条。但是没有解决问题,有说法,没办法。但是有说法还是比没有说法好。毕竟你做这个的时候,有法律依据,不然的话,就是耍流氓,不受法律保护。
  必须从实践当中,把办法做出来。做出来,还不是仅仅从专业的角度,而是这个专业,要和学校的运作的惯性、运行机制,充分地磨合,能够无缝链接。
  为着这个目标,遵循这个理念,青爱工程一直在全国各地建立新的工作站、建立新的基地,目的是为了升级工作站、基地的版本。有的基地,在专业技术上解决了问题,这已经很好了。这是必要而不充分。因为政府支持和参与的力度没有达到要求。
 
  青爱小屋这个模式,也是为着让政府、学校,以及社会各方,有序地参与、有机地合作。
  我们这个责字标,是五片艾叶。五片艾叶,围成一个圈子。这个圈子,它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的。大家共同来呵护和承担中间这个责任。
  青爱工程是从社会组织的角度,参与这项工作。
  中国当前面临一个历史机遇,一个社会大趋势,那就是社会组织大发展,慈善事业大发展。我们表述了一个理论,就是“三个三十年”。
  中国共产党建政以来,已经经历两个三十年,现在是第三个三十年的第一个十年当中。
 
  中国政府以目前这样的理念、这样的力度支持社会组织的发展,是前所未有的历史变革。
  实际上,这个不是偶然的。大家知道,希望工程出了不少的干部。或者说是很多干部参与了希望工程的发展。像刘延东、李克强、栗战书、张宝顺、刘奇葆。
  曾任团中央组织部部长,后为希望工程主要负责人的徐永光老师,前年4月1号,张银俊主任和我去拜访他。他说,希望小学的创始人是李克强,不是他。李克强当时是团中央书记,是青基会副理事长,他亲自带队到安徽金寨去选的址,建的第一个希望小学。徐永光在接受《中国青基会通讯》记者采访时提到,刘奇葆是希望工程的奠基人,是合谋者。栗战书,曾任河北团省委书记。  2011年3月29日,他在贵州省委书记任上,接见王佐书主席和张银俊主任的时候,一听张主任介绍青爱小屋的模式,立即就提出要求,希望在贵州做一千所。因为他很熟悉希望工程。对慈善事业很有情怀。
  中央为什么大力推动社会组织发展,为什么支持慈善事业?因为这些人都是过来人。他们充分了解政府的强大力量,也了解政府的局限性。他们知道社会组织的危害,比如,被国外敌对势力利用了,那就会有很大的危害。他们也了解,社会组织有巨大的潜能。关键是要引导好。
 
  青爱现在注册了一个地方性的非公募基金会:北京青爱教育基金会。是北京市教委主管、北京市民政局登记的。作为青爱工程的承办单位。原有的框架没有变。只不过多了一个组织主体,很多工作开展起来比较方便,比较有主动性。
  青爱工程的愿景还是“万间小屋,万方福田。”
  它不但是要统合各种资源,陪伴学校,把开展性健康教育的能力建立起来,还要陪伴大家,把青爱教育的五个方面能力都建立起来:艾滋病防治、心理健康教育、公益慈善理念培育、传统文化教育。
  未来三十年,中国的青少年,以及他们的父母,都会积极参与慈善。但目前来说,我国慈善组织、慈善的软硬件设施和条件,尚不足以承载全国人民日益强烈的参与慈善的热情,给予不了  大家那么多可靠的参与渠道、参与路径。
  所以青爱小屋是一个平台。是一个操作系统。
  我们不会陷入某一个学术论点的争论,那个不是青爱工程要解决的问题。比如,手淫到底有害还是无害?对同性恋到底是支持还是反对?对这些专业问题,青爱不持僵化观点。
  当然,在这个专业问题上,青爱工程也有自己的立场。按照张银俊主任的意见,青爱工程是持“保守的立场,包容的精神”。
  比如,对手淫的看法,就我个人来说,不会说手淫无害。而是主张绝对有害,相对无害。不会反过来说,绝对无害,相对有害。虽然我们个人是有这样的观点,但是我们尊重专业人士的意见,我们自己不会跑到课堂上去讲,或者在各种场合向大家强加我们的观点。
  又比如,青爱工程主张让青少年对同性恋有充分的了解。从最悲观和消极的角度看,这样做很有必要:中国目前共有1000万到1600万同妻。如果这个1000万到1600万女性,对同性恋有充分认知,她们就有自主选择的权利:做同妻,还是不做同妻。
  那么,青爱的责任是搭平台。平台搭建起来,各种观点、各种立场,才有可能充分交流,达成彼此的理解,结果是多元共存,彼此尊重。君子和而不同。
 
  这是第三个理念:组织者。
 
  第四个理念:中国化。
 
  2014年9月9日,习主席到北师大看望师生,指出“爱是教育的灵魂,没有爱就没有教育。”
  但是怎样找到这个灵魂,不是个简单问题。
  过去,大陆的教育讲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曾几何时,只剩下考试。
  这个也不是偶然的。比如,过去讲德育,但是内涵是什么?怎么教才不空洞?
  对处在性成熟期的青少年,你不格物、不致知,不把生理卫生以及青春期发育的相关知识告诉他,你这个德育就没有科学内涵。
  所以,有的地方就采取比较务实的做法,像江苏的江阴市,上世纪九十年代,教育局就把德育科给取消了。2013年,他们做青爱工程,又恢复了德育科。
 
  青爱工程自2006成立以来,围绕什么是爱,怎样进行爱的教育,做了多轮探讨。
  青爱工程总顾问许嘉璐先生,在2007年9月12日,于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欧元之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蒙代尔出任青爱工程首席顾问的授聘仪式上,及在2011年4月28、29日,于香港华懋集团举行的“青爱工程爱在香港慈善活动”上,均以爱为主题,分别做了鲜明的论述。
  青爱工程首任形象大使白岩松先生,在2009年11月3日,于成都大学举行的四川省首家青爱基地暨21所青爱小屋授牌仪式上,公开倡议将青艾工程的简称改为青爱工程,定义为对青少年进行爱的教育。借汶川地震之后建立活动板房作为譬喻,他说,中国青少年爱的教育,是一片废墟,我们需要在这片废墟之上,先建起一间板房。青爱小屋,就是这个板房。
 
  那一次,我和白岩松先生有一个争论。他建议把青艾工程改成青爱工程。我说我不喜欢爱这个词。因为大家都用,用滥了,太空洞。不喜欢。他说,就算是这样,那你把它做实了,那大家不就跟你走了吗?你要把它看成一个机会。
  他还举例说,比如我今天晚上做节目,我跟领导说,我准备讲一下青少年的性教育,那领导耳朵一下子就竖起来了:你准备怎么讲?你准备讲什么?但是如果我讲,我今天晚上准备讲讲青少年的爱的教育,那领导问都不会问。这样的话,我起码可以拿到话语权。到讲的时候,我可以讲爱的安全、爱的艺术、爱的责任,可以讲同性的爱、异性的爱。
  白岩松说,只有做成才是最大的慈悲。
  我说,你这个例子把我说服了。他说,你轴啊。阿扁,你太轴了。轴是哪里的话?反正就是说你太一根筋了。不知道说你什么好。
 
  所以在中国做事情,我们必须立足于中国文化。
  同样是去年9月9日,习主席还有一句话:“去中国化是悲哀的”。
 
  那什么是中国化?
  中国化,就是尊重中国国情。中国化,包括了传统文化。中国化,就是共产党是执政党。这是第一国情。教育是国之重器。中国化,就是实事求是。中国化,就是群众路线。中国化,就是因地制宜。中国化就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我们这么大一个国家,各地的发展水平太不均衡了。我们做青爱工程,必须遵守保守的原则,包容的精神。
 
  中国化,就是互联网+。
  青爱工程要发展起来,必须充分运用互联网。
  但是做性教育,只用互联网并不充分,必须有终端,必须落地。不能缺少面对面的讨论、交流,在现实当中形成“场效应”。只有网络,则只能传递知识,始终摆脱不了虚拟性。
场,或者说,事实上的性教育,是不可缺少的环节。
  因为现实中的性伤害,就是在生活环境中真实发生的。性教育如果不进入生活,就属于纸上谈兵。
  如果是数学题的训练,可以在网上进行。因为它是一个逻辑运算。
  性教育就像开刀,就像吃饭,就算是网购,你也得送到家才行。
 
  所以我们一再讲,性教育的问题,有个科学性的问题,还有个人民性的问题。只讲人民性是不行的,因为人民普遍认为,性教育那个事,那还需要教吗?我昨天中午去理发,那个小刘师傅跟我挺熟,他就这样认为。我好久没有活动了,昨天下午去打了一会儿乒乓球,一个球友也是这样说。我跟他们讲同一个例子,他们就懂了:我说,你那个三岁的小孩子,她会问,她为啥站着尿尿,我为啥要蹲着?他们一下子就觉得这还真是个事儿。我说,孩子在成长过程当中,各种疑惑挺多。性教育可不止你们想当然的认为的,就床上那点事儿。
  所以,必须倡导性科学,破除性愚昧。
 
  再有,中国化,意味着不能就性教育讲性教育。
  要把艾滋病与性教育的逻辑关系,变成现实中的资源关系。
  艾滋病90%是通过性传播。但在国家层面,长期以来奉行的政策是“筛查就是干预,治疗就是预防。”由于行政上的条块分割,卫生部门没有办法去落实性教育。作为教育部门,它要开展性教育,政治资源又没有卫生部门的那么丰富,但是风险又都归它承担。所以它不会有太大的积极性。
  去年,顾明远、魏久明、陶西平、张道诚、王佐书、戴家干,六位老先生联名写信给李克强总理,题目是《万间小屋,万方福田——请克强总理关注青少年性健康教育,支持青爱工程》。这封信由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民进中央主席、青爱工程总顾问严隽琪面呈李克强总理。12月3日交的,12月5日就批了。
  他批给了刘延东副总理、教育总袁贵仁部长、卫计委李斌主任。他提出:要有针对性开展青少年健康教育,并与防艾工作合理结合。
  这个批示,是非常有针对性的。
 
  所以,我们在解决问题的时候,需要了解它的背景。
  青爱工程的一个重要理念,就是中国化。
 
  第五个理念:主动性。
 
  前几天我们到山东曲阜的尼山,孔夫子圣诞之地,出生地,去谈传统文化合作。因为我们要把传统文化教育这一块也做起来。
  在参访尼山书院的过程中,山东省文物局的副局长高述群先生分享了他对于孔子思想的几点认识。
  大意是说,孔子之前,老百姓是不问天下事的,那是官方的事情。孔夫子让老百姓也关心天下,这是一个突破。第二点,孔夫子之前,读书不是老百姓的事,官家子弟才读书。孔子倡导有教无类,这也是一个突破。第三点,孔夫子主张君臣之间的平等关系与契约精神。他讲,君事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后来孟子讲,民为贵,君为轻。后来搞成了“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这就搞歪了,而且歪得很厉害,不是夫子的原意。这些在当时都是重大的思想解放。
  站在青爱的视角看,孔子思想有新的时代价值。
  一个是,他以自觉的方式,做了官方不做或者做不好的事。孔夫子终其一生的追求,并不是政府要求他去做的,政府也没有购买他的服务,请他去做。这当然是一个巨大的自觉。
  第二点,他组建了一个学习型的社会组织。他经营的是思想和理念,却从来没想着要发展成一个政党,也没有以取得政权为目标。但是后来,凡是取得政权的组织,都要用到他的思想成果,所以不断地追封他,让他在身后两千多年当中,“官越做越大”,到清代,变成了“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这一点,在佛教、基督教、道教,也有共同之处。权,虽然也重要,但在他们的项目当中,既重要又紧迫的内容,显然是“道”。
  第三点,孔夫子收学生,虽不是以盈利为目的,好比是今天的公司,以赚钱为存在的第一道德,但也并不是无偿的,他还要收点干肉,这就好比是社会组织提供的有偿服务。完全无偿,则不可以持续。
 
  青爱工程的立项,也是主动性的体现。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这件事情跟我本人有关系。我是北师大毕业的。入学典礼、毕业典礼的讲话,好像都是许嘉璐先生做的。他当时是北师大的副校长。毕业典礼的时候,他讲了一句话:任何时候都不要忘掉你的身后,有国家、有民族。
  “有价值,没人做,我能做”。这是我在部队读研究生的时候,军事医学科学院的院长,也是院士,他给我们做讲座,讲研究生的选题、人生的选题,可以参照这九个字的原则。
后来因缘际会,和张银俊主任,是始作俑者,发起了青爱工程。
  所以,像这样的事,绝不是说领导安排你去做,或者给你多少钱才去做。它完全是自找的。做到一定阶段,社会自然认同你、支持你。你也就实现了对社会的参与。
  不然的话,天下那么大,哪里有你的立锥之地?地球离了谁不转呢?所以,主动去做,这是青爱的一个重要理念。
 
  主动去做,包括替捐赠人设想。
  我们要热情、主动地向捐赠人、支持者汇报我们的工作。把我们工作的价值、工作的成绩、工作当中遇到的困难,向他们汇报。
  他们一看,社会上还有这样一批人,有这个的爱心,有这样的主动精神,他会受到感染,他会受到鼓舞。
  如果他一直热心公益慈善事业的话,他会因此而感到温暖,认为此道不孤,又多了一批同志者。
  如果他没有做过公益慈善的事,一次跟他讲,他还不信。他以为你骗他,还是要搞钱。但是说多了以后,把事实拿给他看,他还是会有转变。
  这样的话,你就救了一个人。
 
  所以,做青爱,就掌握了人生的主动权。做得越多,越有信心。做得越久,就越有力量。
 
  以上是我此次分享的青爱理念:长远心、天下志、组织者、中国化,以及主动性。
 
  注:本文为青爱工程共同发起人、办公室副主任李扁于2015年7月21日晚与参训种子师资所做的青爱理念分享。
< 关闭 >
上一篇:青爱工程共同发起人、办公室副主任李扁在培训...下一篇:青爱工程共同发起人、办公室副主任李扁在培训...
帖子共 0 条 查看更多帖子 >>
我要发帖 帖子共 0 条